首页>委员风采

天蓝了高兴,风来了也高兴

2019-12-17来源:人民政协报
A- A+

◆鲁修禄简介:

全国政协委员,民进广东省委会主委,广东省生态环境厅厅长。

心路·心语

■奔波

15年间参与推动了港珠澳大桥、珠澳莲花大桥、珠海机场、珠海港口、珠海航空航天博览会等重大项目的论证、协调、报批和开工建设。当年一趟趟跑北京和广州,无数次向有关部门争取重大项目报批、汇报项目进度,鲁修禄从来不计较“该不该我去”。

■叫停

在东莞的一年多里,这位会刷朋友圈了解哪里内涝、哪里污染的副市长,为了公共利益曾多次在规划会上叫停规划,给东莞人留下了实干亲民的印象。

■好好干

“在我看来,组织上交付的任务没有‘好干’和‘不好干’之分。”鲁修禄笃信实干。在他看来,“好好干”远比“好干”重要得多。

■关系

“我们不是对立的关系。”在鲁修禄的理念中,落实环保责任不是让企业无路可走,而是要让他们更好地生存发展。

■愿望

这位一贯“涵容以待人、恬淡以处世”的厅长,每天的心情会因空气质量高低而起伏,“天蓝了高兴,风来了也高兴”。而每晚临睡前,除了一岁多的小孙女的照片,鲁修禄必看的还有全省18个地表水攻坚断面水质日报上的数据。

■使命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历史使命,我们要做的就是改善环境质量,为未来发展打下坚实基础,为广大人民群众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

“有机会面对面地获知政府部门的发展思路,对于消除政企间误会十分有意义。作为企业,我们希望能有更多机会参与到这种活动之中。为我们省生态环保厅点赞!”

11月11日中午1点,正准备吃午饭的鲁修禄拿起了餐盘前闪烁的手机,看到了这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

半小时前,广东省生态环境厅联合省工信厅、商务厅等单位举行的服务企业面对面座谈会刚刚结束,60多家外企、民企负责人直陈诉求,现场的笑声和掌声证明了大家的收获。会议结束前,鲁修禄现场公布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大声念了两遍。

放下手机20分钟后,鲁修禄的午餐时间结束,他必须马上返回厅里。那边,同事们正等着他研究一份汇报材料。两天后,省长马兴瑞主持召开了省政府常务会议,研究部署推进污染防治攻坚战等工作,决策参考的正是鲁修禄的汇报。

“我很幸运,赶上了‘最好的时代’”

如果没有1978年的那场大变革,生长在洪湖岸边的小镇少年鲁修禄的人生可能会画出另外一条轨迹。或许,他会接了父亲的班去镇供销社,多年后因为同样“一口清”“一抓准”的本事为人称道。

湖北洪湖,因一曲“洪湖水浪打浪”名扬全中国的红色革命根据地。在那个叫府场的小镇上,有鲁修禄最美的儿时记忆。至今,他仍记得飞奔在故乡青石板路上的那种感觉——看似坚硬的大青石,有跌倒也不伤人的温柔。

在那个不崇尚读书的年代,小孩们的主要功课是支农和勤工助学。“16岁前我什么活儿都干过。”鲁修禄笑言。工地盖房子,他和同学跑去挖砂、搬砖;镇上食品厂的点心出炉,他和小伙伴儿拉着平板车往各村的供应点送货。

一切经历都是生命的馈赠。以后的几十年里,无论身处顺境逆境,鲁修禄多给人达观的印象。溯其根源,父母亲的坚毅和担当让他一生受益。

在年少的鲁修禄的印象里,“文革”10年中,原本受人敬重的父亲总是在“住学习班”,这个镇供销社骨干因为个性耿直、“不会来事”,一直在“没完没了地交代问题”。而每个中国家庭仿佛都有一位无所不能的“超人”母亲。在丈夫常年无法回家的情况下,鲁修禄的母亲竭尽全力给予了孩子们安稳和保护。鲁修禄的外祖父是中共地下党员、革命烈士,曾任赤卫队队长,1930年被反动派杀害,牺牲时女儿还未出世。长大后鲁修禄才知道母亲的坚强从何而来。在那些困苦的日子里,她不曾抱怨,也从未失去希望,靠着做刺绣养活一家人,拉扯着没让一个孩子辍学。

“在我印象里,她从来没有在夜里一两点前睡过觉,每天早晨天不亮就又起来劳作。”母亲的手艺在镇上数一数二,在鲁修禄的心中,昏黄的煤油灯下,母亲埋头刺绣的剪影是他这一生见过最美的图景。

无论历史如何给那段岁月作注解,鲁修禄对那段经历有着温暖的记忆。

“我很幸运,赶上了‘最好的时代’。”1978年,和整个国家民族一起,鲁修禄的命运因着改革开放的巨变迎来了转折。在“好好读了一年书”后,16岁的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武汉水运工程学院船舶设计专业。“那年一下招收了两届的学生,学校的宿舍都不够住了。”鲁修禄回忆,那是个历经艰辛终于得到改变命运的机会的幸运群体,人们普遍有“知识饥渴症”,对待失而复得的读书机会格外珍惜。

77、78级大学生在中国改革开放历史上留下了深刻的印记,其影响和作为,在之后的岁月中都显现了出来。成长受益于改革开放,同样在之后投身社会的30多年间,鲁修禄也一路与改革同行。

1982年,大学毕业后的鲁修禄被分配到了交通部长江航运科学研究所,此后的10余年间,他见证并亲自参与了我国交通领域尤其是内河航运的改革。无论是参与船舶试验基地的建设,还是倾力将《中国河运》杂志办得有声有色,鲁修禄给人留下了扎实肯干的印象。

“我们这代人干工作从不讲条件,只怕做得不够。”许是因为经历过特殊的年代,鲁修禄和他的同龄人身上都有着一种“等不得、坐不住”的紧迫感,那是奋斗者的共鸣,也是时代赋予一代人的特殊使命。

“这个活儿不好干”

2016年1月21日下午4时,广东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表决通过,任命东莞市副市长鲁修禄为广东省环境保护厅厅长。

这一刻,距他当年南下广东已经23年了。

而就在半个月前,他刚刚当选民进广东省委会主委。民主党派人士出任政府组成部门正职,格外引人关注。

选择决定命运。1993年,身处改革洪流中的鲁修禄来到全中国改革开放的最前沿广东珠海,这里聚集了敢为天下先的干部和专业人士。鲁修禄重新从市交通委的科员干起,15年间参与推动了港珠澳大桥、珠澳莲花大桥、珠海机场、珠海港口、珠海航空航天博览会等重大项目的论证、协调、报批和开工建设,构建了珠海交通新格局,为后来的产业布局奠定了基础。当年一趟趟跑北京和广州,无数次向有关部门争取重大项目报批、汇报项目进度,鲁修禄从来不计较“该不该我去”,他这个“干活儿的”也因勇担当、敢作为被推到了更广阔的舞台上。

履新环保厅,除了恭贺祝福,鲁修禄听到更多的是“这个活儿不好干”的议论。

这不是鲁修禄一个人面临的考验。过去,各地一把手对环保厅长的要求就两条:第一,别污染;第二,别影响当地发展。现在,改革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环境与发展的关系更加复杂多变,需要跨越的常规性和非常规性关口愈来愈多。

鲁修禄对生态环保工作并不陌生。在担任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期间,他就大力推动碳排放权交易试点工作,从组织研究、规则设计、交易平台搭建,到相关法规制定、协调推动实施,全程参与推进,广东低碳和碳排放权的探索为全国试点和推广提供了经验和借鉴。而在东莞的一年多里,这位会刷朋友圈了解哪里内涝、哪里污染的副市长,为了公共利益曾多次在规划会上叫停规划,给东莞人留下了实干亲民的印象。

“在我看来,组织上交付的任务没有‘好干’和‘不好干’之分。”鲁修禄笃信实干。在他看来,“好好干”远比“好干”重要得多。因为,大至新中国70年的壮阔巨变,小到母亲靠着一针一线养育他们成人,都是扎扎实实俯下身干出来的。

道虽迩,不行不至;事虽小,不为不成。在省委省政府的领导下,鲁修禄带领大家大胆实践探索,以珠三角区域大气环境质量改善为突破口,努力探寻经济发展先行区大气污染防治之道。

想要蓝天重现,没有捷径可走。鲁修禄带领队伍做起了科学治理的“加法”和严密法治减污的“减法”。一方面是源头治污,督促政府企业调整优化产业能源结构;另一方面是精准施策,推进多污染物协同控制。

这几年,广东的大多数人都见证了天空重回“广东蓝”的过程。2018年,珠三角区域GDP总值达到81048.5亿元,PM2.5年均浓度为32微克/立方米,珠三角从全国大气污染防治原有三大重点区域成功退出。今年1—9月,广东全省PM2.5平均浓度仅为24微克/立方米,同比下降11.1%,是实施空气环境质量新标准以来同期最好水平。

这其中,科学决策功不可没。在广东生态环境厅,大家都知道厅长“偏爱”科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大学教授张远航,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柴发合,暨南大学环境与气候研究院院长邵敏,广东省大气环境保护首席专家钟流举等都是他的座上宾。而在专家眼中,这位厅长“礼贤崇德,愿意听取专业人士的意见”。

蓝天之下,广东的水也越来越清。

曾几何时,茅洲河、练江因污染“闻名”在外,练江更是被中央环保督察组称为“见过的最黑最臭的河流”。

“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两块硬骨头啃下来。”2017年2月28日,广东省重点流域综合整治挂图作战现场会在深圳市宝安区召开。在这次会议上,鲁修禄首次阐述了“挂图作战、系统治水”的理念和方法。之后,在“一市一策一专班”精准督导服务中,鲁修禄和厅里其他领导分工,指导各地市治水的同时,也帮助地方和企业解决实际问题。

“我们不是对立的关系。”在鲁修禄的理念中,落实环保责任不是让企业无路可走,而是要让他们更好地生存发展。在他和环保厅穿针引线下,一些地方和企业引进了先进治理经验和高新科技手段,超前完成了产业转型升级。

变化是在实实在在的努力下一点点显现的。这几年,鲁修禄和他的同事几乎跑遍了茅洲河、练江、广佛跨界河流等周边的所有园区工厂,掌握了每一个入河排污口的位置情况。如今,茅洲河干流已经旧貌换新颜。鱼翔浅底,白鹭栖息,沿岸还建起了湿地公园,成为市民休闲游玩的好去处。而根据最新的监测数据显示,茅洲河、练江的国考断面水质已消除劣Ⅴ类,在短短三年内就创造了治污奇迹。

在外人看来,环保统计数据就是数字游戏而已。但鲁修禄知道,即便是小数点后的细微变化都凝结着广大生态环保工作者的巨大心血。由于环保任务重,现在环保工作人员周末节假日不休息已成常态,“不是非要加班不可,而是在这个岗位上不能有丝毫懈怠”。

几年相处下来,身边同事慢慢发现,这位一贯“涵容以待人、恬淡以处世”的厅长,每天的心情会因空气质量高低而起伏,“天蓝了高兴,风来了也高兴”。而每晚临睡前,除了一岁多的小孙女的照片,鲁修禄必看的还有全省18个地表水攻坚断面水质日报上的数据。

出“功成”之力,不求“功成”之誉

人生就如陌生的旅途,经遇往往都是意外的收获。

2000年底,鲁修禄加入中国民主促进会。一直以来,他将这一经历视作人生难得的财富。“正是加入民主党派、当了10年全国人大代表、现在成为政协委员的特殊历练,使自己对国情、社情、政情和人情有了更加深刻的了解和认识。”他说。

新时代,生态环境保护已成为战略决策,成为未来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方向。与此同时,多党合作步入创新发展新时代。环保厅长和民主党派主委的双重身份,让鲁修禄真切感受到新时代多党合作的舞台极为广阔,也让他加紧思索如何在作为职能部门提出更加可行的工作思路和办法的同时,充分发挥民主党派的作用,通过协商凝聚共识、凝聚智慧、凝聚力量,为中共省委省政府决策提供参考。

很快,鲁修禄明确了目标。

在民进广东省委会内,主委鲁修禄还有一个重要职务———“鲁组长”。2018年,民进广东省委会成立了以主委为组长的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关注小组,聚焦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他们以“直通车”形式向中共广东省委上报的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大数据硅谷、金融互联互通、大气污染联防联治、新型城镇化体系、滨海旅游公路等5条建议,得到广东省委书记李希、常务副省长批示,部分建议被纳入粤港澳大湾区规划。以“创新之湾”引领中国第二轮改革开放的提案,获省长马兴瑞督办,并获省政协优秀提案奖。

全国政协委员的身份更是助力鲁修禄将这些建议带上了更高的议政平台。连续两年全国两会上,他先后提出了加强粤港澳大湾区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合作、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国家生态文明示范区等提案。

去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广东时指出,“广东有条件有能力把生态文明建设搞得更好。”这个指示引发了鲁修禄深思。

在鲁修禄看来,珠三角蓝天保卫战的成功实践和茅洲河、练江治理的渐入佳境,为经济发展先行区实现经济与环境协调发展,提供了有益的探索和宝贵的经验。接下来,广东探索生态文明建设的任务将更加艰巨,但其示范价值也将更加显著。“广东省不仅可以在改革开放、创新发展等方面走在全国前列,也可以在深入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方面为全国做出示范,打造出新时代生态文明建设的广东样板。”显然,鲁修禄已经在谋划下一步打算。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历史使命,我们要做的就是改善环境质量,为未来发展打下坚实基础,为广大人民群众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说这话时,鲁修禄神态平静而笃定。未来总有未知之处,但可以肯定的是,每个人每时每刻的付出都是在为干成事业添砖加瓦。

功成不必在我,而功力必不唐捐。出“功成”之力,而不求“功成”之誉,是鲁修禄这代人身上的鲜明印记。“功成”虽然不必在“我”手中、“我”任期内实现,其中却有“我”的执著、奋斗和心血汗水。在他心中,实现中国梦,通往理想生活的道路,就在每个“我”的脚下。

版权所有:幸运飞艇彩票游戏平台全国委员会 京ICP备08100501号

网站主办:全国政协办公厅

技术支持:央视网